首頁 | 今日山東 | 魯臺往來 | 人文山東 | 山東旅游   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首頁 -> >> -> 山東與臺灣 -> > 齊魯時空
         
 

編程成下一個奧數?濟南10歲娃參加比賽花1.5萬

2018-10-19 10:33:48
華夏經緯網

  學編程到底有沒有用?這成為困擾家長的一大問題。去年8月,國務院發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要在中小學設置人工智能相關課程,逐步推廣編程教育。這讓不少家長關注到了少兒編程。如今,娃娃學編程的風刮起來了。在濟南,少兒編程培訓機構如雨后春筍般瞬間冒出來很多家。這讓看上去很冷僻的編程市場,迅速火了起來。隨著各類編程大賽獲獎選手的低齡化,少兒編程迅速站上了資本的風口浪尖。

  近日,在一所培訓機構的少兒編程課上,孩子們正積極舉手回答老師的問題。

  一家少兒編程培訓機構的老師正在備課。

  一家培訓機構墻上,有很多少兒學員比賽的照片。

  低齡選手不斷涌現

  一項比賽花了1.5

  小皓今年10歲,在濟南一家小學上六年級。有著小男孩的天性,他喜歡機械,尤其喜歡積木類玩具,已連續四年在艾克瑞特參加機器人培訓。

  “六年級的孩子學習節奏很緊張,但是機器人的課程一直沒有停。”對為什么沒有間斷機器人課程,小皓爸爸有自己的想法:從功利性的角度來說,好多學校招生看重孩子這方面能力。另外,機器人課程可以培養孩子對人工智能的興趣,接觸到物理、信息等方面的知識。

  小皓爸爸拿出手機,在一段視頻里,小皓做的機器人做出了一個變形動作,然后成功爬上了一個陡坡。因為編程這項知識是許多“70后”“80后”父母一代完全沒有接觸過的,因此家長看到孩子超過了自己,非常欣慰。

  為迎合家長的比賽成績需求,也為更多地實現創收,不少機構都會組織孩子參加各種各樣的比賽。當下,各類培訓班的學費,已經超過了許多家庭每月的房貸。

  以小皓為例,正常情況下小皓每年的課程費用是6000多元,折合下來,每堂課的費用為100多元。今年暑假,小皓去北京參加一項比賽,讓爸爸破費不少。“賽事報名后,要參加培訓,加上去北京五天包吃住和交通費用,總共收費7000元。”

  小皓暑假參加的賽事叫RobotChallenge,是國際機器人賽事。僅在小皓的隊伍里,就有200多人的規模。全球共30多個國家2288名孩子參與。

  為讓小皓有更多機會訓練,小皓爸爸專門買了一套樂高EV3套件,這個套件可以代替電腦,直接給機器人輸入指令。僅此一項,花費接近4000元。“總體算下來,一個暑假,小皓在賽事方面的開銷達到了15000元。”

  “提升升學競爭力”“人工智能時代的必備技能”“提升孩子的創造力”……編程在種種期待的裹挾下,成功分得了家長錢包里的一杯羹。在記者的隨機采訪中,許多家長表示雖然不了解現在學的少兒編程課程有沒有用,但至少沒有壞處吧。

  上半年行業融資超4

  本土企業向縣城擴張

  在濟南,小皓只是萬千少兒編程學員的縮影。嗅覺靈敏的資本,已經開啟跑馬圈地。

  據統計,截至今年8月31日,已有54家少兒編程企業獲得融資。獲得投資的企業有編程貓、小碼王、碼力玩加、酷碼教育……這些公司在今年上旬或多或少都拿到了各投資機構的投資。據不完全統計,僅今年上半年,少兒編程項目獲投的資金已超4億,其中,“編程貓”獲得由招銀國際等投資的3億元人民幣融資,“小碼王”則獲得由微光創投等投資機構投資的1.3億元B輪融資。無論哪一個,都是大手筆。

  相比之下,本土企業更青睞穩扎穩打。16日,在世茂附近一家博思樂高機器人教育培訓機構,校長劉洋說,博思樂高是濟南本土的培訓機構,規模并不大,2014年機構成立,現在已經有兩個校區共400名學員。此外,據艾克瑞特創始人張祖平介紹,艾克瑞特經營11年,在濟南有13家校區共10000名學員。

  據一家編程培訓機構負責人介紹:“基本每個月都有好幾家投資機構過來談合作,但是山東本土的培訓機構還是更傾向于穩扎穩打,一步一步來”。

  記者了解到,許多本土培訓機構已經深入到縣城跑馬圈地。艾克瑞特擴張到了小縣城里,即便是在濟南只有兩家店的博思樂高也有了加盟店,今年9月,一家博思樂高的加盟店在蒙陰開業,至今已經招收起了4個班共32名學員,后期還要擴班。

  在資本的助推下,越來越多的全國性培訓機構在濟南大量設點。比如,以成人編程起家的童程童美,從2016年起在濟南設點,三年時間在濟南已經有5個校區,同期在讀的有1000多名學員。還有北京樂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在濟南設點,目前在濟南有6個校區20多個老師。一名工作人員介紹,最小的孩子4歲就可以學習編程。

  此外,巨頭也在陸續加碼。2015年至2017年,微軟、Apple和Google分別推出了少兒編程工具,搶奪下一代開發者入口。老牌IT培訓品牌達內推出少兒編程線下培訓機構童程童美、好未來旗下摩比與MIT(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合作推進Scratch(專門針對中小學生的模塊化語言)編程項目、美商奇幻工房與樂博樂博機器人簽約,似乎少兒編程將成為下一個風口。

  獲自主招生認可

  或成下一個奧數

  在一家培訓機構給記者提供的名單里,我們注意到不少高校在自主招生中認可編程的成績。獲得全國信息奧賽的一等獎,可申請國內一流高校,在省級比賽中獲得一二等獎,也將有資格獲得全國各省高校的自主招生資格。此外,教育部門對少兒編程的重視,讓不少人把它看成下一個奧數、英語培訓市場,這也是風投在少兒編程行業起舞的原因。

  2017年1月,《義務教育小學科學課程標準》提出,將對小學科學課程標準進行修訂完善;浙江新高考改革將信息技術加入高考選考科目等。2017年8月,國務院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明確指出在中小學階段設置人工智能相關課程、逐步推廣編程教育。此后,浙江、南京、山東、重慶陸續頒布各大政策響應。

  據濟南山師附小的一名老師介紹,歷下區開設了Scratch的課程,并開發了一套教材,小學五年級學生已經在上課。不用報培訓班,在正常的課時教育中就可以學習編程。不過,為更好掌握學習內容,將來在大賽中更有競爭力,很多一二年級的學生開始在校外培訓機構學編程。

  市場對少兒編程培訓行業的態度普遍偏樂觀,通常將其對標600億規模、年增速15%-20%的少兒英語培訓市場。幼兒園、小學、中學生是編程教育的核心授課群體。據教育部統計,2015年這三類群體在校人數約為1.83億人。考慮到統計的中國大陸少兒編程滲透率為0.96%,以及預計每人每年在編程培訓領域消費6000元來計算,粗略估計目前國內少兒編程市場規模達105億元。而且每當滲透率提升1%,市場規模就有望擴大100億。

  英國孩子5歲學編程,是課堂必修課

  “喬布斯12歲開始學編程,比爾·蓋茨13歲開始學編程,奧巴馬在美國推廣編程課。”培訓機構甚至宣傳,“不懂編程就是新時代的文盲”。這番宣傳著實很有力。很多家長會有疑問:國外對編程的態度具體如何?

  相比國內,國外的少兒編程市場領先很多。編程以英語為基礎,國外孩子在這方面有先天的優勢;歐美國家信息技術文化歷史悠久,對于編程的理解普遍更加透徹,蘋果公司CEO庫克甚至還建議美國政府將編程設為學校必修課;國外政府對編程學習的支持力度巨大。

  具體來說,2014年,英國教育大綱規定計算機編程列入5-16歲中小學生必修課程,孩子從5歲起開始學習Scratch;2015年,美國政府投資40億美元開展少兒編程教育,呼吁全國青少兒學習編程;2016年,美國國情咨文推行計算機科學教育,強制要求高中必修計算機編程學分;2017年,新加坡全面推動少兒編程教育,中小學考試中加入編程考試科目;2018年,韓國開始全面推廣中學編程課程;2020年,日本計劃開始實施編程教學。

  在一家機器人培訓機構內,學生正在進行項目展示和分組對抗環節,氣氛很熱烈。

  少兒編程成為培訓新寵,吸引了眾多家長和孩子的興趣。

  自主招生的高校認可、逐漸進入課堂、人工智能是大趨勢,少兒編程看起來很美。對于家長來說,有沒有必要花高額費用讓孩子學編程?即便是要學,又要規避哪些陷阱呢?

  “孩子學編程,學的是一種計算機思維,知道編程的內在邏輯。”在山東大學微電子學院教授邢建平看來,孩子學編程不是將來當技工、碼農,而是要學習解決現實問題的思維與方法。

  孩子學編程

  不能光為拿證

  近日,記者走進一家濟南市規模較大的機器人培訓學校,教室外面的走廊上,貼著很多學員參與賽事的照片。這項賽事便是信息學奧賽,在家長心中極具說服力,其成績也是很多高校自主招生時的“敲門磚”。10月13日,2018年全國青少年信息學奧林匹克初賽剛剛進行了考試,童程童美濟南區總校長陽光介紹,全國約18萬人參與了比賽,山東有5萬多人參與。

  那么,很多培訓機構介紹的獲獎后可獲得高校自主招生資格靠不靠譜呢?記者了解到,就2017年情況來看,全國奧林匹克競賽一、二、三等獎山東分別只有1、6、4人,也就是說,獲得全國獎項的山東僅僅有11人。

  賽事組織方還公布了獲得山東省信息奧賽一等獎的人員名單,在復賽提高組中,山東獲得一等獎的有248人。其實,即便加上省級二、三等獎,能拿到獎項的僅僅是鳳毛麟角。而且不同的高校對獲獎的要求不定,比如清華、北大,只認可決賽成績,不認可省級獎項。山東大學則認可省級二等獎。

  山大微電子系教授、實驗室主任邢建平同時也是中國大學生ICAN創新創業大賽全國組委會執行副主席、國際(中國)青少年ICAN創新創意大賽主席。10月17日,他正在成都參與賽事。“信息學奧賽的獲獎名額太少了,不說是千里挑一,也是差不多。”在邢建平看來,這也滋生了其他賽事,孩子學習編程,家長要規避一個誤區,應該注重學習的過程,而非拿賽事的證書。

  20多名編程教師

  僅兩人是計算機專業

  作為一個新興的行業,少兒編程是風投關注的重點領域之一。資本讓行業迅速膨脹,但也帶來了一些問題。

  專門做少兒圖形化編程研發的阿爾法營全國渠道總監于立坤對此深有感觸,“資本的意志堅不可摧,這種熱點式的、跟風式的投資,對于少兒編程機構弊大于利。資本會迅速催熟一個行業,但也會迅速摧毀一個行業。教育是一個道阻且長的交互過程,中間充滿了大量的個性化的因材施教行為,如果用大工業時代的資本邏輯去實現資本的意志,最后會一地雞毛。”

  很多業內人士坦言,相對來說,少兒編程是高門檻的行業,這是行業內的共識,尤其是在師資方面,既需要懂教育,還需要懂計算機。

  記者通過走訪濟南市內培訓機構,發現老師極少是計算機專業出身的,多是教育類專業,通過后期的培訓掌握圖形化編程教學的技巧。在一家規模較小的計算機教育培訓機構內,有20多名老師,但只有兩人是學計算機出身。

  對于這一現象,有業內人士分析,這主要是由二者的工資差決定的,編程領域師資需要一批既有編程專業背景又懂教育培訓的人才上崗,痛點就在于很多代碼寫得好的人不太具備教育屬性,其次這部分人群選擇面又很多,他們優先選擇一些更高薪的工作。

  通過培訓掌握編程

  專業出身的工資過萬

  面對師資難題,童程童美的解決方式是線上和線下教學相結合,陽光介紹,“線上兩個老師講課,線下一個老師輔導。線下一個老師再牛,也就是教二三十個人,但如果在線上可以教上萬人。”

  在師資上,有的培訓企業有成人編程教育,可以從中招募少兒編程的老師。一旦發現有學習較好的,提前發工資預訂。不少培訓機構負責人表示,編程教育并不需要特別高的計算機知識,通過培訓就可以掌握。而學專業編程出身的教師,工資都很高,一般稅后超過10000元。

  對于師資培養,以傳統教育出身的艾克瑞特的創始人張祖平認為,機器人和編程教育需要懂教育才行,編程只是一個工具,機器人學習是編程教育的載體,需要循序漸進。“有些公司讓孩子敲代碼,修改代碼順序,不符合教育的本質。”張祖平說。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李師勝

來源: 齊魯晚報     轉自:新華網




    相關報道
  ·青島對外開放發展紀實
  ·山東東營將率先試點農民評職稱 實施方案出臺
  ·山東大學推出引才新政 講席教授年薪不低于70萬
  ·山東:20萬人口以上城市到2020年基本實現清潔取暖
  ·山東煙臺棲霞蘋果紅了 結果少導致價格上漲
  ·山東文博會:12年,形成獨有的靈魂和性格
 

 

主辦單位:山東省人民政府臺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深圳风采官网